快手ios版下载

2021年1月13日 - 未分类

当老林从苗大牙所在的巷子口经过的时候,老林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鄙夷的笑意,苗大牙真是个糊涂东西啊,这上水村多少男人都睡过那韩秀芝,怎么偏偏就他苗大牙被逮了?这不是很明显的事么?可怜那苗大牙竟然还不从自己家里找出事的根本。

这时候正好出门的杨玉红,看到了老林的背影,杨玉红心里一紧,这林管家轻易不会一个人出门啊,每次不是要摆着威风一样的带着两个人?

鬼使神差的,杨玉红便偷偷的跟了过去。

老林从后街的一条巷子出去之后,便到了上水村村东边的打谷场附近。

杨玉红就纳闷了,这老林难道是干什么不见光的事,怎么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去打谷场啊,并且那老林绕过了好几个麦秸垛之后,才停了下来。

就在杨玉红十分诧异不已的时候,她见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:韩秀芝!

说起那个女人,杨玉红也是恨得牙根痒痒,那女人对着上水村的老少爷们儿没少抛媚眼,勾手指的,谁能给钱就跟谁睡的货色,可是偏偏男人们就很着迷她。

杨玉红说不出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迷惑人的招数,但是杨玉红知道,这韩秀芝跟老三好过,后来又试图勾搭苗根旺,无奈苗根旺身上没银子,那韩秀芝便恬不知耻的去勾搭苗大牙,从铁公鸡的身上拔毛。

就在杨玉红的视线范围内,那韩秀芝竟然对林管家拉拉扯扯,林管家虽然没有接受,却也没有拒绝。

杨玉红轻轻的咬了咬唇,想换个离得近的位置,看的更清楚些,可是,当她正要换位置的时候,却发现,林管家跟韩秀芝的话已经说完了,并且那韩秀芝竟然死不要脸的往林管家的怀里靠着抹眼泪了。

“啐!不要脸的贱货!”杨玉红狠狠地啐了一口在地上。

她浑然不觉,自己曾经还用美色迷惑公爹呢,只想着能多分点家产了,如今看到别的女人狐媚,这杨玉红竟然也能如此的愤怒了。

清纯碎花裙可爱妹妹清凉悠闲惬意写真

果然了,道德公正贤良淑德,那都是约束别人的,而到了自己的身上,怎么做痛快,怎么做才能利益最大化,才是最最重要的。

杨玉红见林管家和韩秀芝各自的离开了打谷场的麦秸垛,她才偷偷的离开了,但是她并没有如同之前计划的是去王长福家里买针头线脑,而是一路向西南,朝着望月坡去了。

杨玉红自然知道杨翠花被狗咬的事情,更知道苗根旺就是去了一次望月坡下的山洞,就再也没醒过来,所以,她来到了望月坡的山脚下的时候,心就在嗓子眼儿跳得厉害。

可是,让杨玉红觉得有些不同寻常的是,不管是听说的还是她自己经验的,每每有人在望月坡下住脚仰望山上的时候,那只叫天狼的狗,就会蹿出来做出凶恶的样子以示驱赶,可是今天,这山坡上竟然静悄悄的很,只是偶尔有些鸟儿的婉转叫声。

杨玉红那颗由于紧张而砰砰直跳的心,逐渐的平复了很多,她狠狠地吞了一下口水,朝着那山上望了望,紧紧地咬着唇,朝着石阶上走了过去。

杨玉红的心一直都处于一种惊恐不已的状态,高度紧张,因为她生怕突然间从前头后头或者哪个方向扑出来那条大狼狗,然而,她这样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了石阶的尽头的时候,她望着眼前的篱笆院子,格外的诧异了。

篱笆院子的栅栏门是关着的,而屋里的门由于门外挂着帘子,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楚。

杨玉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然后便壮着胆子的往前走了几步,小心翼翼的朝着里面喊道,“七梦?七梦在家么?七梦——”

然而,一直到杨玉红站在了那扇门的帘子前,也没有人回应她。

杨玉红掀开门帘之后,才发现门是上了锁的。

她似乎不是很甘心,照常理来说,现在还不到农耕的时候,即便是农耕,老三媳妇儿也是没地可以耕种啊,就算是她忙着别的事,那难不成还把两个小崽子和那个厨娘带在身边?

杨玉红百思不得其解,即便她在窗户外面,扒着窗户朝着屋里仔细的瞧了好久,也没发现什么蛛丝马迹,即便是她坐在篱笆院子的栅栏门外等着,许久也没有洛梦的身影。

眼瞅着太阳西斜了,就到了做午饭的时候,杨玉红也只好下山去了。

杨玉红思索着,她要把她知道的那些事用个怎么样的顺序说给老三媳妇儿听,并且要拿出什么样的道歉姿态,才能让老三媳妇儿认为她杨玉红是真诚的呢?

毕竟,老三媳妇儿不同于大嫂,大嫂那个人即便现在有了男人撑腰,也是个色厉内荏的草包,并且是个没心眼没主意的人,在大嫂的面前卖乖扮惨,时间短了不好说,时间长了一定好使,可是老三媳妇儿却不成,那是个深不见底的人。

杨玉红一边琢磨着这些事,一边朝着上水村的家里走去了,只是,她却不敢光明正大的走前街,只能绕些小巷子,她受不了被村里人戳脊梁骨,也受不了村里人的各种眼色。

此时此刻,正陪着洛梦在暖棚里的天狼,似乎很悠闲,趴在地上,眯着眼睛,缓慢的摇着扫把一般的狗尾巴。

洛梦做事向来都是个急脾气的,看着面前的活做不完,她就忍不住的加快速度。

洛梦清理杂草的时候,抬了抬头,正好瞧见了小窗外的天空,她忍不住的说道,“哎呀,竟然到了晌午了,我这肚子却怎么没有咕咕响呢?”

不过,现在不是在自己家里,很多事情还是有些规矩比较好,索性,洛梦便站起身来,背着筐子,将杂草收拾到筐子里,又用外套盖住了绿草,不然的话,这个节气里,背着一筐绿油油的杂草从村子里穿过,那简直是太扎眼了。

洛梦招呼了天狼之后,便背着筐子领着狗子,朝着叶春暮的家里回去了。

“大妹子,你是不知道啊,早些时候七梦和我大哥大嫂闹掰了之后,带着两个孩子住在雀画河边的破草棚子里,那可是叶子那傻孩子成宿成宿的守着的。”

就在洛梦进门的一瞬间,她听到了苗秀兰和干娘的谈话声。快手ios版下载

› tags: 1 /